首页 > 教育动态 > 正文

陈卫平:要评价传统文化,为什么原来的规模不合适

     时间:2020-09-04 16:28:37

如何评价传统文化的价值,即评价传统文化的标准是一个明确的问题,讨论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发展。否则,转型发展就没有什么可遵循的了。

关于评价传统文化的标准,曾有一个大家熟知的民主性、封建性的二分法,即取其民主性精华,去其封建性糟粕。按此观点,就是以民主性、封建性作为评价传统文化的尺度。在相当长的时期里,这样的评价标准是不可更动的经典之论。

然而,这样的评价标准在实践中也暴露出了缺陷。缺陷之一,这实际上是一个政治标准。所谓民主性,是以人民性、革命性、进步性为内涵的;所谓封建性,是以反人民性、反动性、保守性为内涵的。传统文化,例如对两千多年中国社会产生巨大而深重影响的儒学,自然具有政治性,但它也贯穿和渗透于传统的道德礼仪、文学艺术、教育科技等领域。因此,只用政治尺度评价儒学传统无疑是片面的。缺陷之二,这很容易导致儒学传统只有负面价值的结论。这是因为,儒学传统主要是在封建社会形成和发展的,很难有太多现代性的精华能在其中萌生发育。

1957年,冯友兰提出了著名的‘抽象继承法’,从具体意义和抽象意义两个尺度来评价儒家传统。在他看来,儒家传统在前者没有当代价值,但在后者,几乎都能分析出什么在当下仍有价值。他以《论语》为例,说明其具体含义,如果人们只学诗,书,礼,乐,那就今非昔比了;其抽象含义是以自己经常复习和实践的东西为乐,那就今非昔比了。显然,对抽象意义的强调,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民主与封建评价尺度的两大缺陷。但这些补救办法是有缺陷的。这是因为这样一种具体和抽象的区分,实际上是把两者分开了。儒家传统既是具体的又是抽象的,既是具体的,即在一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又是抽象的,即具有超越特定时空的普遍性。同时,只有从具体中抽象出来,才是真正内涵的抽象,否则,只能是没有基础的主观臆断。因此,如何从没有当代价值的具体意义中获得具有当代价值的抽象意义,抽象继承法是无法解释的。

关于评价传统文化的标准的讨论也许应该从文化的价值性质开始。这是因为对传统文化的评价是基于其价值。文化作为人在社会实践基础上的创造,具有双重价值:一方面,它对人们达到一定目的或一定利益具有实际效果,这是工具价值;另一方面,它是人类本质力量的表现。这为评价传统文化的价值提供了两个标准,应该正确和统一地使用。

从工具价值的角度评价传统文化,无论是政治制度、意识形态、礼仪习俗,其价值取向无疑滞后于时代的本质,但并非完全没有积极的时代意义。

作者是华东师范大学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本文是作者在上海马克思主义研究论坛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讨会上的讲话)

作者:陈卫平(源观新闻)

上一篇:福特·布朗科(Ford Bronco)在半个月内复活并赢得了230000份订单,而骑士危机就来了
下一篇:最后一页